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14岁艾滋患儿独享1所学校 仅1名老师相伴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这是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的一个村子,靠近中朝边境。村子不算大,只有500多人,却曾在一条土石横飞的小路两边建了两所小学,相隔不过百米。

并非因为村里的孩子太多了,而是由于其中一个孩子有些“特别”——不得不单独为他设立一所学校。

这所特殊的小学,只有一间教室,不足10平方米。14岁的小峰和63岁的王立军是这里仅有的两个人。

小峰没有同学,也几乎没有朋友,只有王立军陪他读书、唱歌、打乒乓球、玩弹珠。

从外表上看,除了个头儿偏矮、走路抬不起脚,这个男孩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村里人都知道,自打出生,艾滋病毒就藏在他的身体里。


\

音乐课上,王立军和小峰一起唱《天路》


\

晚上,小峰和刘立宝(前)在广场上跳舞


\

中午放学,王立军骑自行车载小峰回家

7年前,村小一次寻常的开学典礼后,家长们发现这个“危险”的男孩居然成为自己孩子的同学,便用罢课、上访的方式来表达恐惧与不满。3天后,小峰被迫退学。为了满足他受教育的权利,村委会腾出一间办公室,建起“爱心小学”,并请来外村已退休的王老师单独授课。

自此,周一的早晨,村里会一前一后升起两面国旗。学校门前那条并不算宽的土路,是这个男孩与正常世界的距离。

由于缺少生源,村小几年前与其他学校合并。村里的孩子都转学到了乡里,除了小峰。他成为留在村里的最后一个小学生。

3年前,患有艾滋病的父母相继去世,小峰的身上也开始出现疱疹。这意味着潜伏期已经结束,他成了艾滋病人。

然而这所孤独的学校始终存在着,尽管小峰读了7年仍然在上二年级。唯一的老师王立军总是早早地坐在教室窗边,透过玻璃寻找土路上那个矮小的身影——他唯一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