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趣闻视野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阿富汗“男宠”的荣辱生活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阿富汗“男宠”的荣辱生活


\

由于社会慎防男女之别,阿富汗一直有个传统,一些男童被打扮成女孩子带到派对上跳舞表演,玩弄“男宠”甚至成了权贵们地位的象征。而很多沦为性奴的男童并不憎恨虐待他们的主人,有些甚至想在长大后也能豢养男童。


\

近30年来的战争导致阿富汗人普遍贫穷,迫使男童不得不出卖自己。去舞会前,Shukur在一个公共浴室里洗澡。21岁的Shukur在12岁时被绑架到阿富汗昆都士,之后成为一名“男宠”(bachabereesh)。5年后他逃回坎布尔,以跳舞谋生。

  说起阿富汗,也是清朝的一个藩属国,曾经是给中国上贡的。阿富汗给中国纳贡称臣了三百多年,但是由于它远离中原,我们对它的关注比较少。

  阿富汗在清朝被我们称作“爱乌罕”,在乾隆时期,爱乌罕非常强大,他们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君主,带领子民一直打到阿拉伯领土,不过他也不能四面树敌,所以就带着阿拉伯骏马来看了乾隆,说是要对中国进贡,其实是他的“亲善”策略。

  爱乌罕的首领送了乾隆四匹骏马,现在博物馆有个《爱乌罕四骏图》就是记载着当年阿富汗与中国结交的事,那些马匹的高度远远超过蒙古马,它们是纯种的阿拉伯马,乾隆对此表示惊讶。

  清朝末年,由于清政府的无能,这些藩属国纷纷脱离中国,成为别人的殖民地。而阿富汗则处于英国和俄国的包围中,他们都想从阿富汗揩油,不过阿富汗却没能变成殖民地。

  一九一九年,阿富汗剽悍的人民第三次打败了英国的侵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二战中,希特勒对这个地方也垂涎三尺,这个地方富含大理石,产青金石,还有很多稀有矿产,正好是德国迫切需要的。无奈阿富汗民风太彪悍,所以他不能硬夺,只能跟它商量。

  所以有人说阿富汗一边站在英法阵营里抗击法西斯,一边私下里跟希特勒偷偷接触,是个没什么底线的国家。

  二战后,世界进入新格局,两个大国要争斗,其余小国纷纷想要怎么站队,抱大腿要抱得对才有前途,抱错了下场一样很惨。阿富汗是个善于“抱大腿”的国家,尽管它经常宣布“中立”。

  阿富汗是个比较穷的国家,以农耕为主,但可耕地不多,它的领土五分之三交通不便,如果殖民这个国家,也不太划算。不过在战争时期,几个国家同时发现了阿富汗真正的价值,于是争夺一直不断。

  阿富汗这块土地注定无法平静,不仅内部派系林立,周围的国家也都想将阿富汗作为一枚棋子。

  一七四七年,阿富汗曾经进行过改革,当时的领导人下决心要将阿富汗由一个贫穷的农业国改成现代化的国家,他还制定并颁布了第一部宪法,废除了官僚机构带来的弊端,让行政班子能高效运转,将福利发放给百姓。

  皇室的福利待遇没了,贵族和平民看齐了,这让统治集团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不再支持他。而他之后的决定——让女性不戴面纱,统一穿西方露胳膊的衣服,引起了国内强烈的反应。阿富汗是男尊女卑的国家,妇女出门都包裹得很严实,晚上看也蛮吓人的,跟幽灵一样。

  现在突然改良成露着胳膊大腿的“妖精”,传统的“老道学”崩溃了,他们站在宗教道德制高点谴责阿富汗领导人,让他赶紧下台。

  锐意革新的领导人下台后,阿富汗算是完了,再也没有改良成现代化国家的机会了。后来俄国利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矛盾,赶紧对阿富汗抛橄榄枝,把阿富汗拉入自己战营。

  然而大国拉拢阿富汗也好,阿富汗抱大腿也好,前者求的无非是利益或话语权,后者求保护和安全感。阿富汗的悲剧从此刻才真正开始,国内动乱不止,刺杀也屡屡发生,教派林立,国家矛盾很多。

  政府完全没实权了,军权和宗教占据主导,然而这两股力量是对抗的,所以阿富汗无法一致对外,即使苏军撤离阿富汗之后,这个地方也乱成一团,刺杀事件竟然有增无减。

  美国此时介入阿富汗,扶持一傀儡政权,一手掌握阿富汗的资金和资源,但恐怖活动仍然没有因为傀儡政权而有所收敛,毒品甚嚣尘上,农民也无法安分种粮食了,他们改种罂粟。

  美国一直在做阿富汗的建设工作,但实际上,美国有自己的私心。阿富汗以为抱住美国大腿,就能有安稳的环境,实际上这个地方注定成为旋涡。

  阿富汗的悲剧,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先天不足。阿富汗先天就是矛盾集合体,而领导人在改革过程中,举措不当,步子迈太大了。他们没有给底层群众做好洗脑工作,贸然选择学习西方的经济、科技甚至服饰打扮,就像四轮马车装上一个动车头,把阿富汗拖散架了。

  在改革之前,是应该有很长时间的铺垫的,要人民去学习,形成统一的精神、文化,接下来改革才顺理成章。

  第二,阿富汗的悲剧还在于它的战略位置太重要。任何有野心的国家,都想在此实现霸权的梦想,阿富汗变成了世界大国的梦想,所以注定惊涛骇浪,无法平静。


  说起阿富汗,也是清朝的一个藩属国,曾经是给中国上贡的。阿富汗给中国纳贡称臣了三百多年,但是由于它远离中原,我们对它的关注比较少。

  阿富汗在清朝被我们称作“爱乌罕”,在乾隆时期,爱乌罕非常强大,他们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君主,带领子民一直打到阿拉伯领土,不过他也不能四面树敌,所以就带着阿拉伯骏马来看了乾隆,说是要对中国进贡,其实是他的“亲善”策略。

  爱乌罕的首领送了乾隆四匹骏马,现在博物馆有个《爱乌罕四骏图》就是记载着当年阿富汗与中国结交的事,那些马匹的高度远远超过蒙古马,它们是纯种的阿拉伯马,乾隆对此表示惊讶。

  清朝末年,由于清政府的无能,这些藩属国纷纷脱离中国,成为别人的殖民地。而阿富汗则处于英国和俄国的包围中,他们都想从阿富汗揩油,不过阿富汗却没能变成殖民地。

  一九一九年,阿富汗剽悍的人民第三次打败了英国的侵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二战中,希特勒对这个地方也垂涎三尺,这个地方富含大理石,产青金石,还有很多稀有矿产,正好是德国迫切需要的。无奈阿富汗民风太彪悍,所以他不能硬夺,只能跟它商量。

  所以有人说阿富汗一边站在英法阵营里抗击法西斯,一边私下里跟希特勒偷偷接触,是个没什么底线的国家。

  二战后,世界进入新格局,两个大国要争斗,其余小国纷纷想要怎么站队,抱大腿要抱得对才有前途,抱错了下场一样很惨。阿富汗是个善于“抱大腿”的国家,尽管它经常宣布“中立”。

  阿富汗是个比较穷的国家,以农耕为主,但可耕地不多,它的领土五分之三交通不便,如果殖民这个国家,也不太划算。不过在战争时期,几个国家同时发现了阿富汗真正的价值,于是争夺一直不断。

  阿富汗这块土地注定无法平静,不仅内部派系林立,周围的国家也都想将阿富汗作为一枚棋子。

  一七四七年,阿富汗曾经进行过改革,当时的领导人下决心要将阿富汗由一个贫穷的农业国改成现代化的国家,他还制定并颁布了第一部宪法,废除了官僚机构带来的弊端,让行政班子能高效运转,将福利发放给百姓。

  皇室的福利待遇没了,贵族和平民看齐了,这让统治集团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不再支持他。而他之后的决定——让女性不戴面纱,统一穿西方露胳膊的衣服,引起了国内强烈的反应。阿富汗是男尊女卑的国家,妇女出门都包裹得很严实,晚上看也蛮吓人的,跟幽灵一样。

  现在突然改良成露着胳膊大腿的“妖精”,传统的“老道学”崩溃了,他们站在宗教道德制高点谴责阿富汗领导人,让他赶紧下台。

  锐意革新的领导人下台后,阿富汗算是完了,再也没有改良成现代化国家的机会了。后来俄国利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矛盾,赶紧对阿富汗抛橄榄枝,把阿富汗拉入自己战营。

  然而大国拉拢阿富汗也好,阿富汗抱大腿也好,前者求的无非是利益或话语权,后者求保护和安全感。阿富汗的悲剧从此刻才真正开始,国内动乱不止,刺杀也屡屡发生,教派林立,国家矛盾很多。

  政府完全没实权了,军权和宗教占据主导,然而这两股力量是对抗的,所以阿富汗无法一致对外,即使苏军撤离阿富汗之后,这个地方也乱成一团,刺杀事件竟然有增无减。

  美国此时介入阿富汗,扶持一傀儡政权,一手掌握阿富汗的资金和资源,但恐怖活动仍然没有因为傀儡政权而有所收敛,毒品甚嚣尘上,农民也无法安分种粮食了,他们改种罂粟。

  美国一直在做阿富汗的建设工作,但实际上,美国有自己的私心。阿富汗以为抱住美国大腿,就能有安稳的环境,实际上这个地方注定成为旋涡。

  阿富汗的悲剧,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先天不足。阿富汗先天就是矛盾集合体,而领导人在改革过程中,举措不当,步子迈太大了。他们没有给底层群众做好洗脑工作,贸然选择学习西方的经济、科技甚至服饰打扮,就像四轮马车装上一个动车头,把阿富汗拖散架了。

  在改革之前,是应该有很长时间的铺垫的,要人民去学习,形成统一的精神、文化,接下来改革才顺理成章。

  第二,阿富汗的悲剧还在于它的战略位置太重要。任何有野心的国家,都想在此实现霸权的梦想,阿富汗变成了世界大国的梦想,所以注定惊涛骇浪,无法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