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探秘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医学解秘:恐怖神秘开颅手术全过程(图)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医学解秘:

神经外科手术要用的光学显微镜系统


\

术前无菌台的准备


\

消毒、脱碘

  华佗治广陵太守陈登的病,他让陈登服了二升汤药,吐出了大约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这个故事其实来自印度神医耆域的故事。华佗,中国三国时代著名的医学家,与曹操同乡,并为其所杀。这位古代神医的故事在中国妇孺皆知。但是,历史上果真有如此神奇人物?史学界历来看法不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代国学大师陈寅恪认为,华佗本身就是个神话故事,而且他的故事原型来自于印度佛教传说。这个故事与“曹冲称象”一样,都是印度的舶来品。但也有学者对陈寅恪的观点提出质疑,他们认为华佗确实是中国的神医。历史上的华佗到底是何样人物,看来也只能作为一个不解之谜留待后人去考证。第一个系统研究华佗神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一身严肃,治学严谨的大学者陈寅恪。陈寅恪早在清华大学教学时,就曾撰文指出了华佗故事的来龙去脉。他在《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一文中,将曹冲称象的故事、华佗治病的故事,甚至“竹林七贤”的故事中的“印度”神话背景,一一予以缕析。陈寅恪在《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一文中指出,陈寿著《三国志》,下笔谨严。

  但像陈寿这样严谨的史学家,在其著作中,也常常将当时所流传的印度故事混人他的文论之中。而且混入和杂糅得相当隐蔽,不易被发觉。这为鉴别古史之真伪增加了困难。“佗”字中的秘密陈寅恪认为,天竺语(即印度梵语)“agada”乃药之意。旧译为“阿伽陀”或“阿羯陀”,为内典中所常见之语。

  “华佗”二字古音与“gada”相适应。“阿伽陀”省去“阿”字者,犹“阿罗汉”仅称“罗汉”一样。华佗的本名为“敷”而非“佗”,当时民间把华佗比附印度神话故事,因称他为“华佗”,实以“药神”视之。陈寅恪的意思很明显,“华佗”这个字和音的来源,来自印度神话,是当时中国的好事者将印度神话在民间传播,以致最后被陈寿等拿到了中国的历史之中。其实,华佗的中国名字只有两个,即“元化”和“敷”。陈寅恪的文章发表后,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赞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林梅村先生在《麻沸散与汉代方术之外来因素》一文中就支持陈先生的说法,他说,“agada”在梵语中的实际含义是解毒剂,多指丸药。麻沸散实为天竺胡药,“华佗其名或来自五天梵音,其医术有印度因素,则事在情理之中。”并称:“但只要认真观察华佗行医的社会环境,就不难发现陈说并非臆测。”华佗的印度神话渊源陈寿在《三国志》第二十九卷的“方技传”中,记载了华佗治病的许多奇事。陈寅恪将其神话的来源予以追溯。他指出,华佗为曹操治病,纯属抄袭之作。

  断肠破腹之事也为抄袭之作。口吐赤色虫亦为抄袭之作。几乎可以这样讲,中国的这位神医元化(或敷),其神奇医术,绝大多数是从印度神话故事中抄袭而来的,本土并无此事。只是“赖佛成神”,假的也就成了真的。以致“真”到了中国人特别相信的地步。陈寅恪指出,华佗的事迹,实际来自印度神医耆域的故事。陈寿的《三国志》记载,华佗治病时,对必须动手术剖开切除的,便让病人服下麻沸散,然后再破腹取出患结。

  病患如果是在肠子里,就切开肠子进行清洗,再把腹部逢合,在伤口敷上药膏,四五天后伤口便痊愈了,不再疼痛,病人自己也没有感觉,一个月左右,伤口就会完全长好。这个故事其实来自于耆域治拘闪弥长者儿子的病。再如,华佗治广陵太守陈登的病,他让陈登服了二升汤药,吐出了大约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这个故事其实和神医耆域的故事也有类似之处。再比如,华佗为曹操疗疾以至致死的事,也和耆域的故事相似。“耆域亦以医暴君病,几为所杀,赖佛成神,谨而得免。”陈寅恪认为,华佗和耆域的际遇符合,尤其不能不让人有“因袭之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为伊朗人史载华佗约生于108年,卒于208年,享年百岁许。《三国志·华佗传》称:华佗“游学徐土,兼通数经”,并且“晓养性之术,时人以为年且百岁而貌有壮容。又精方药,其疗疾,合汤不过数种,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不过七八壮,病亦应除。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病亦行差”。在华佗死后1700余年的今天,这位神医的高超医术仍为今人所称道。

  从来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中国人。1980年,日本弘前大学医学部麻醉科教研室松木明知在日本出版的《麻醉》第9期,发表了题为《麻醉科学史最近的知见——汉之名医华佗实为波斯(伊朗)人》的文章。松木明知认为,华佗是波斯文XWadag的谐音,其含义为主或神。所以华佗不是人名,而是主君、阁下、先生的意思,引申到华佗个人的职业应是“精于医术的先生”之意。

  同时,他指出,波斯(古称安息,今之伊朗)国人经“丝绸之路”而东渐,华佗即经此路而游学徐土(今徐州)的波斯人。波斯人经丝绸之路入中原有据可依。李白一首诗歌曰:“胡姬貌如花,当炉笑东风。”所言的“胡姬”就是波斯人。据此,松木明知先生断言:“历来被认为中国人的华佗,实为波斯人。”

  华佗治广陵太守陈登的病,他让陈登服了二升汤药,吐出了大约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这个故事其实来自印度神医耆域的故事。华佗,中国三国时代著名的医学家,与曹操同乡,并为其所杀。这位古代神医的故事在中国妇孺皆知。但是,历史上果真有如此神奇人物?史学界历来看法不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代国学大师陈寅恪认为,华佗本身就是个神话故事,而且他的故事原型来自于印度佛教传说。这个故事与“曹冲称象”一样,都是印度的舶来品。但也有学者对陈寅恪的观点提出质疑,他们认为华佗确实是中国的神医。历史上的华佗到底是何样人物,看来也只能作为一个不解之谜留待后人去考证。第一个系统研究华佗神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一身严肃,治学严谨的大学者陈寅恪。陈寅恪早在清华大学教学时,就曾撰文指出了华佗故事的来龙去脉。他在《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一文中,将曹冲称象的故事、华佗治病的故事,甚至“竹林七贤”的故事中的“印度”神话背景,一一予以缕析。陈寅恪在《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一文中指出,陈寿著《三国志》,下笔谨严。

  但像陈寿这样严谨的史学家,在其著作中,也常常将当时所流传的印度故事混人他的文论之中。而且混入和杂糅得相当隐蔽,不易被发觉。这为鉴别古史之真伪增加了困难。“佗”字中的秘密陈寅恪认为,天竺语(即印度梵语)“agada”乃药之意。旧译为“阿伽陀”或“阿羯陀”,为内典中所常见之语。

  “华佗”二字古音与“gada”相适应。“阿伽陀”省去“阿”字者,犹“阿罗汉”仅称“罗汉”一样。华佗的本名为“敷”而非“佗”,当时民间把华佗比附印度神话故事,因称他为“华佗”,实以“药神”视之。陈寅恪的意思很明显,“华佗”这个字和音的来源,来自印度神话,是当时中国的好事者将印度神话在民间传播,以致最后被陈寿等拿到了中国的历史之中。其实,华佗的中国名字只有两个,即“元化”和“敷”。陈寅恪的文章发表后,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赞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林梅村先生在《麻沸散与汉代方术之外来因素》一文中就支持陈先生的说法,他说,“agada”在梵语中的实际含义是解毒剂,多指丸药。麻沸散实为天竺胡药,“华佗其名或来自五天梵音,其医术有印度因素,则事在情理之中。”并称:“但只要认真观察华佗行医的社会环境,就不难发现陈说并非臆测。”华佗的印度神话渊源陈寿在《三国志》第二十九卷的“方技传”中,记载了华佗治病的许多奇事。陈寅恪将其神话的来源予以追溯。他指出,华佗为曹操治病,纯属抄袭之作。

  断肠破腹之事也为抄袭之作。口吐赤色虫亦为抄袭之作。几乎可以这样讲,中国的这位神医元化(或敷),其神奇医术,绝大多数是从印度神话故事中抄袭而来的,本土并无此事。只是“赖佛成神”,假的也就成了真的。以致“真”到了中国人特别相信的地步。陈寅恪指出,华佗的事迹,实际来自印度神医耆域的故事。陈寿的《三国志》记载,华佗治病时,对必须动手术剖开切除的,便让病人服下麻沸散,然后再破腹取出患结。

  病患如果是在肠子里,就切开肠子进行清洗,再把腹部逢合,在伤口敷上药膏,四五天后伤口便痊愈了,不再疼痛,病人自己也没有感觉,一个月左右,伤口就会完全长好。这个故事其实来自于耆域治拘闪弥长者儿子的病。再如,华佗治广陵太守陈登的病,他让陈登服了二升汤药,吐出了大约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这个故事其实和神医耆域的故事也有类似之处。再比如,华佗为曹操疗疾以至致死的事,也和耆域的故事相似。“耆域亦以医暴君病,几为所杀,赖佛成神,谨而得免。”陈寅恪认为,华佗和耆域的际遇符合,尤其不能不让人有“因袭之疑”。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为伊朗人史载华佗约生于108年,卒于208年,享年百岁许。《三国志·华佗传》称:华佗“游学徐土,兼通数经”,并且“晓养性之术,时人以为年且百岁而貌有壮容。又精方药,其疗疾,合汤不过数种,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不过七八壮,病亦应除。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病亦行差”。在华佗死后1700余年的今天,这位神医的高超医术仍为今人所称道。

  从来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中国人。1980年,日本弘前大学医学部麻醉科教研室松木明知在日本出版的《麻醉》第9期,发表了题为《麻醉科学史最近的知见——汉之名医华佗实为波斯(伊朗)人》的文章。松木明知认为,华佗是波斯文XWadag的谐音,其含义为主或神。所以华佗不是人名,而是主君、阁下、先生的意思,引申到华佗个人的职业应是“精于医术的先生”之意。

  同时,他指出,波斯(古称安息,今之伊朗)国人经“丝绸之路”而东渐,华佗即经此路而游学徐土(今徐州)的波斯人。波斯人经丝绸之路入中原有据可依。李白一首诗歌曰:“胡姬貌如花,当炉笑东风。”所言的“胡姬”就是波斯人。据此,松木明知先生断言:“历来被认为中国人的华佗,实为波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