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探秘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揭秘日本东京轨道交通:最密集地铁口最合理规划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初到东京新宿地铁站的人一定恍入迷宫:这里至少有17条铁道线路,还有3个地下通道通往附近的地铁站。四通八达的通道,头顶上满是各条线路的黄色标识,长度足可媲美长途铁路的火车站台,这就是日本东京的地铁站。


\

每天有364万人次通过新宿车站的闸口,这相当于横滨市的城市人口的总和。这个惊人的规模使它成为世界上使用人次最高的铁道车站。有时候你刚下车,尚未走到出口,又有一台列车呼啸而至。环绕着这个车站,附近商肆林立,集中了各大商场、酒店、写字楼以及著名的歌舞伎町街道。

新宿车站只是东京轨道交通的缩影。与东京塔、高物价、潮流文化一样,东京的轨道交通同样闻名于世,这包括地铁和地上轨道交通,将近1000公里,其中地铁约304公里,曾位列亚洲第一。

这张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地铁网络串联起这座近1300万人口的世界大都市,徒步10分钟就能找到地铁口,在市中心,时间只需5分钟。这使得东京的公路交通相形见绌。“东京城市最为成功的就是公共交通。”东京大学教授大西隆说,“它的特点是,先有车站,后发展城市。以车站为中心,建立起商圈,慢慢发展成为城市中心。”

“只要申请就能建地铁”

大泽昌玄拿出一张图片,这是八十三年前,东京第一条,也是亚洲第一条地铁开通时候的广告海报。在一条铁道旁边的站台上,挤满了候车的洋人,穿着貂皮大衣,神态悠闲,一副上等人士做派。“这是在宣传一种更好的生活。”大泽昌玄说。这名日本大学博士在授课时,会播放一段

这条“东洋唯一地下铁道”由夏普公司创始人早川德次在1927年建成。早年留学英国早川德次羡慕英国绅士每天早晨可以在上班路上看报纸的地铁生活,回国遂进行了一次交通量调查,最后在市中心修建了银座线。

这也是二战前东京修建的唯一地铁,其余均为地上轨道交通。早在1870年代,东京便开始了轨道建设,直至1940年代,东京基本完成了这座城市目前的地上轨道建设。目前,东京最繁忙的JR山手线——以椭圆形环绕市中心,串联起新宿、池袋、银座、涩谷几大副都市中心——在1930年代便已建成。

尽管如此,日本的这段时间仍被誉为“轨道黎明期”。实际上,二战前的东京轨道建设处于国家许可制度下的随意状态。“当时没有整体的铁道规划,基本上可以说是无序的。”日本交通权学会副会长上冈直见说。

日本允许私人建设轨道,这需要取得政府颁发的许可证,政府通过考核这条路线的人口数量、企业的财力等来决定是否允许。不过,当时缺乏城市规划和相应的法令制度,民营铁路建设和经营处于混乱状态。“当时处于只要申请就能开建的状况。”大泽昌玄说。

20世纪初期,日本形成了铁道潮。从市中心到郊外出现了许多民营铁路,JR山手线外围,如同长出了许多根须,延伸到农村。

这种随意性使得一些通往北部郊区的铁道乘客流量不足,经营亏损。各个民营铁道各自为战,使得转车很麻烦。可佐证的例子是,一个企业家看中了银座附近巨大的人流,试图修建一条铁道连通早川德次的银座线。早川德次不同意,两个人大吵一架,甚至惊动了政府。“当时已临近二战,国家为了禁止这种状况,出台了调整法令。”大泽昌玄介绍说,“规定山手线以内的区域只能建陆上电车和地铁。”随后成立了东京地下铁公司,专门负责这一区域建设。

二战开始,国家从私人手里买断了17条铁道,大部分民营铁道企业被收归国有。半个世纪以来的轨道建设中,东京露出雏形。

  日本古代从文化礼仪到法律刑法,几乎都来自我们中国,当然死刑也不例外,斩首也是最常见的执行方式,不过,斩首这种刑罚却早在明治维新时期被废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绞首刑。从那时起到今天,绞首刑成为日本唯一的死刑执行方式。

  而最后一个被斩首的日本人,是个被称为“明治毒妇”的女人:高桥阿传。在日本,玩弄男性的女人被称为“恶女”,而玩弄并杀死男性的女人则被称为“毒妇”。高桥阿传被判死刑并不冤,但称她为“毒妇”则非常不公道。

  这又是怎么说呢?别着急,咱们先来介绍一下她。

  高桥出生于上野国(日本群马县)的一个村子,从小家境不好,14岁时就嫁了人,短短两年后离婚,又嫁给村内的另一个男子。不料,丈夫患上了重病,为了挣钱给丈夫治病,她给人当女佣甚至卖身,但丈夫还是病重身死。

  这时的高桥年仅21岁,为了生计,她开始做茶叶生意,并给东京的一个商人做小妾。这期间,她认识了一个叫小川市太郎的无业男人。这个男人眉清目秀,嘴又甜,很讨女人喜欢,高桥疯狂的爱上他。

  而自己辛苦做茶叶生意赚的钱,全部拿给男人花销。

  明治九年(1876)8月,高桥做生意欠账,无奈向古物商后藤吉藏借钱。这个后藤,是高桥同父异母姐姐的丈夫,但姐姐却在几年前失踪了,后藤另有新欢。高桥曾怀疑姐姐是被后藤所杀,但遭到否认。

  对于前妻妹的借钱,后藤卑劣的回答:陪他一晚就借钱。8月26日,高桥与后藤在东京浅草的旅馆“丸竹”度过一晚。但第二天早上,只有高桥一人离开旅馆,后藤则被发现死在房里:喉咙被剃刀割开了,而且钱包里的钱不见了。

  两天后,高桥以“强盗杀人罪”被捕。高桥辩称:她只是询问姐姐下落,没有杀人,但人证和物证确凿。三年后,明治十二年(1879年)1月29日,东京法院判高桥死刑。

  当时明治政府刚开始引进西方的绞首刑,死刑犯可以自己选择斩首或绞刑。高桥选择了斩首。1月31日的寒冬,东京市谷监狱的刑场,高桥跪在地上,由刽子手行刑。

  值得一提的是,刽子手是著名的日本职业刽子手家族:第9代“山田浅右卫门”山田吉亮,当然也是最后一代。“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刽子手,是家传的斩首手艺,能干净利落一刀砍断犯人头颅。但是,这一次,山田吉亮意外的成为笑柄。

  当时,高桥在临死前焦急找寻她的情人小川市太郎,却始终没看到(因为根本没来),她情绪激动的扭动身体,高呼着“市太郎”的名字,导致山田吉亮心神大乱,连砍两刀都失手,第三次才斩掉她的首级。

  这件事后,传统刽子手的水平遭到世人耻笑,没多久,斩首刑终于退出了日本的历史舞台,高桥也作为最后一个斩首受刑者名垂日本刑罚史。

  高桥是一个身世卑微的底层女性,她敢爱敢恨,却因为强盗杀人被处死,死后还被无良的日本文人写书猎奇,说她“脂膏多、情欲深”,所以一刀砍不断脖子云云。

  而从1912年的《高桥阿传》开始,日本几十年里关于她的电影,拍了不下10部之多。更显残酷的是:高桥死后的遗体,被日本警视庁第五病院的军医解剖后,做成标本保存于东大医学部、东京陆军病院,二战时期下落不明。

  直到今天,高桥的“明治毒妇”形象还深入日本人心,近几年日本国内的女性谋财害命案件,女凶手也被媒体称为“毒妇”,只不过,今天的“毒妇”幸运得多,在死刑难的日本,不杀个三、四人不会判死刑,就算判了死刑,不等个十几二十年,也是不会执行的。

  在古代,无论是中国还是全世界各地,冤案那是层出不穷。只要官方认定你杀人,基本上是逃不脱、跑不掉了。那个时候,没有监控,没有指纹,最后见过受害人的那个人,基本上都会被定义成受害人。

  要是碰上个清官,没准还会追查一阵子,可若是碰上个不作为的官,屈打成招,直接就给你判了。

  以咱们现在的眼光来看,高桥离开之后,在时间上有很长的真空期,而她姐夫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在那段时间,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谁也说不准。没准,这人还真就不是高桥杀的,她却背了这么一个锅。

  日本古代从文化礼仪到法律刑法,几乎都来自我们中国,当然死刑也不例外,斩首也是最常见的执行方式,不过,斩首这种刑罚却早在明治维新时期被废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绞首刑。从那时起到今天,绞首刑成为日本唯一的死刑执行方式。

  而最后一个被斩首的日本人,是个被称为“明治毒妇”的女人:高桥阿传。在日本,玩弄男性的女人被称为“恶女”,而玩弄并杀死男性的女人则被称为“毒妇”。高桥阿传被判死刑并不冤,但称她为“毒妇”则非常不公道。

  这又是怎么说呢?别着急,咱们先来介绍一下她。

  高桥出生于上野国(日本群马县)的一个村子,从小家境不好,14岁时就嫁了人,短短两年后离婚,又嫁给村内的另一个男子。不料,丈夫患上了重病,为了挣钱给丈夫治病,她给人当女佣甚至卖身,但丈夫还是病重身死。

  这时的高桥年仅21岁,为了生计,她开始做茶叶生意,并给东京的一个商人做小妾。这期间,她认识了一个叫小川市太郎的无业男人。这个男人眉清目秀,嘴又甜,很讨女人喜欢,高桥疯狂的爱上他。

  而自己辛苦做茶叶生意赚的钱,全部拿给男人花销。

  明治九年(1876)8月,高桥做生意欠账,无奈向古物商后藤吉藏借钱。这个后藤,是高桥同父异母姐姐的丈夫,但姐姐却在几年前失踪了,后藤另有新欢。高桥曾怀疑姐姐是被后藤所杀,但遭到否认。

  对于前妻妹的借钱,后藤卑劣的回答:陪他一晚就借钱。8月26日,高桥与后藤在东京浅草的旅馆“丸竹”度过一晚。但第二天早上,只有高桥一人离开旅馆,后藤则被发现死在房里:喉咙被剃刀割开了,而且钱包里的钱不见了。

  两天后,高桥以“强盗杀人罪”被捕。高桥辩称:她只是询问姐姐下落,没有杀人,但人证和物证确凿。三年后,明治十二年(1879年)1月29日,东京法院判高桥死刑。

  当时明治政府刚开始引进西方的绞首刑,死刑犯可以自己选择斩首或绞刑。高桥选择了斩首。1月31日的寒冬,东京市谷监狱的刑场,高桥跪在地上,由刽子手行刑。

  值得一提的是,刽子手是著名的日本职业刽子手家族:第9代“山田浅右卫门”山田吉亮,当然也是最后一代。“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刽子手,是家传的斩首手艺,能干净利落一刀砍断犯人头颅。但是,这一次,山田吉亮意外的成为笑柄。

  当时,高桥在临死前焦急找寻她的情人小川市太郎,却始终没看到(因为根本没来),她情绪激动的扭动身体,高呼着“市太郎”的名字,导致山田吉亮心神大乱,连砍两刀都失手,第三次才斩掉她的首级。

  这件事后,传统刽子手的水平遭到世人耻笑,没多久,斩首刑终于退出了日本的历史舞台,高桥也作为最后一个斩首受刑者名垂日本刑罚史。

  高桥是一个身世卑微的底层女性,她敢爱敢恨,却因为强盗杀人被处死,死后还被无良的日本文人写书猎奇,说她“脂膏多、情欲深”,所以一刀砍不断脖子云云。

  而从1912年的《高桥阿传》开始,日本几十年里关于她的电影,拍了不下10部之多。更显残酷的是:高桥死后的遗体,被日本警视庁第五病院的军医解剖后,做成标本保存于东大医学部、东京陆军病院,二战时期下落不明。

  直到今天,高桥的“明治毒妇”形象还深入日本人心,近几年日本国内的女性谋财害命案件,女凶手也被媒体称为“毒妇”,只不过,今天的“毒妇”幸运得多,在死刑难的日本,不杀个三、四人不会判死刑,就算判了死刑,不等个十几二十年,也是不会执行的。

  在古代,无论是中国还是全世界各地,冤案那是层出不穷。只要官方认定你杀人,基本上是逃不脱、跑不掉了。那个时候,没有监控,没有指纹,最后见过受害人的那个人,基本上都会被定义成受害人。

  要是碰上个清官,没准还会追查一阵子,可若是碰上个不作为的官,屈打成招,直接就给你判了。

  以咱们现在的眼光来看,高桥离开之后,在时间上有很长的真空期,而她姐夫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在那段时间,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谁也说不准。没准,这人还真就不是高桥杀的,她却背了这么一个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