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旧闻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网传曝光美军强暴性虐待女犯人的可怕场面(最完整组图)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网传曝光美军性虐待伊拉克女人的可怕场面: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在奥巴马阻止公布的这些照片中,清楚反应了美军强奸女囚犯的场景。早在2004年的报告中,塔古巴就曾在报告□□称美军士兵强奸和虐待囚犯,但并没有披露此类场景还留下了照片!还有更多照片据称反应了美军士兵性虐待囚犯的场景,所使用的工具包括警棍、电线以及磷光管等。还有一张图片显示了一名女性犯人被迫脱下衣服露出胸部。


\

这正是发生在阿布格莱布监狱和信息来找我许多许多不同的来源有些人实际上驻扎在阿布格莱布监狱的时候, ”马德森说。

T这些指控,这些照片是假作了新保守主义媒体,他补充道。


\

澄清这个问题,马德森说,当一些有争议的照片,随机出版的波士顿环球报在2004年的论文受到攻击的一部分,新保守主义的宣传。

他还排除了报告声称,这些照片都是从SeQingmovies。This是尽管五角大楼已经拒绝了这一照片甚至存在。

上周四,安东尼塔古巴,一名退休的美国将军谁进行调查的行为在美国监狱中的伊拉克,此事震动了世界各地的解释有关的令人发指的照片在接受采访时每日电讯报。


\

“这些图片展示酷刑,虐待,强奸和每猥亵, ”英国报纸援引塔古巴说,没有释放任何图像。

每日补充说,其中一个画面描述了一个美国士兵显然是男性强奸女性被拘留者,而另外一张图片上,男性强奸男性翻译囚犯。另一张照片显示一名女性被拘留者被迫脱衣服,揭露她的Ru房。

还有照片显示美军士兵性侵犯的囚犯物件如警棍,电线和磷光管。

美国总统奥巴马答应释放约2,000照片监狱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但后来他收回了他的承诺,并且封锁了释放照片。

塔古巴说,可怕的性质的照片是这样的程度,他可以理解为什么奥巴马不愿意授权他们释放。


\

  美国军队的历史与老牌欧洲国家相比不算长,但近代以来其参与战争的场次在世界各国中首屈一指。美军打的仗几乎都是在境外发起的,每一仗都与开疆拓土、控制他国、攫取和保护海外利益等国家势力扩张联系在一起。因此,美军这些个仗不能白打,为取得胜利往往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为清除遮挡视线和射界的热带雨林,用飞机大规模喷洒剧毒落叶剂,除对越南人和自然环境造成持久的杀伤破坏,也对众多接触到落叶剂的美军官兵造成毒害,许多人战后身患绝症,实在是害人又害己,贻害无穷。而美军为了打赢罔顾一线官兵的生命和健康是有“传统”的,曾屡屡使用这种不计后果连自家人一起“坑”的战法。

  越南战争的败走麦城对美国的影响极其深刻:越战改变了冷战态势,美国由强势的一方转入守势,开始与中国改善关系,联合抗衡咄咄逼人的苏联。越战结束了美国二战后25年的经济繁荣,连年巨大的国防开支在1969年12月引发经济危机,直到1980年代初才恢复。越战严重撕裂了美国社会,加剧了种族与阶层矛盾,激发了民众大规模反战热潮。

  美军为何要破天荒地大规模实施落叶剂作战?

  要说美军也是打遍全球,参战无数,为何唯独在越南战场上大规模使用落叶剂?自有原因。1961年5月,美国军队以“特种作战”小规模介入越南战争;1964年8月,美军借制造“北部湾事件”全面介入越南战争,不断增兵的美军至1973年全面撤军,累计向越南派兵310万人。在整个越战中,美军消耗了800万吨弹药,是美军在二战期间消耗弹药数量的3倍;这场战争美国共花费了4000亿美元(1970年币值),相当于今天的6万多亿美元;美军付出死亡近6万人、伤30余万人的巨大代价……总之,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是出了血本,却最终没有赢得这场战争,这有多方面的因素(比如中国对越大力支援),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越南特殊的地形地貌。

  越南属亚热带与热带,一年只有旱季雨季之分,全国地势西高东低,境内四分之三为山地和高原,西部长山山脉绵延1千多公里纵横南北,东部沿海地区则遍布水网稻田,森林覆盖率超过50%,原始森林比比皆是。越南地形狭长,以北纬17度线划分南北方,整个越南公路稀少且标准低,北方正规的人民军借助山地丛林掩护,通过“胡志明小道”大规模越境到南方作战,伤亡大了再潜回北方休整。在南方属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武装力量也有二三十万之众,大多编成小规模游击队在密林深处和美军周旋作战。

  越南战争期间,美国陆军已实现机械化、自动化,美军还拥有世界第一的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相对装备劣势的越南人民军、游击队具有巨大全面的优势。可美军的装备优势到了越南却大打折扣,处处掣肘——美陆军所依赖的坦克、装甲车、重炮在崇山峻岭、水网稻田机动困难,尤其到了雨季几乎寸步难行;美军强大的空中优势在山地丛林受到极大制约,飞行员目视难以发现地面目标,空袭轰炸基本靠“蒙”。而越南人民军、游击队却将茂密的丛林当成“护身符”,与强大的美军展开非对称作战,以游击战、破袭战、地雷战、特种作战等频频杀伤和消耗敌人,使越南战场变成美国佬陷足的“泥潭”。

  正因为越南特殊的地形地貌极大制约了美军立体化作战能力和火力优势,美军伤亡惨重,在美国国内激起大规模反战运动,可谓内外交困。因此,美军将越南满眼的绿色植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之前美军也曾使用凝固汽油弹清除植被,但面对广袤丛林使用成本高、效率低。为取得战场主动,美军中的某些“神人”动起了歪脑筋,何不效仿美国大型农场飞机喷洒农药,于是就有了庞大的喷洒落叶剂的行动。这一行动代号为“牧场行动计划”,由美国空军主导实施。

  为扭转战场被动,美军在“两线一点”重点实施“落叶剂战法”

  落叶剂是一种工业合成液体,作用是杀死植物使其叶子掉光,其含有大量的有毒化学物质,其中有一种作用持久的剧毒物二恶英。越战期间美军使用的落叶剂,因其容器的标志条纹为橙色,故名“橙剂”(AgentOrange)。美国是强大的工业国家,大量生产“橙剂”不过是小菜一碟,如今在中国经营转基因种子的美国孟山都公司,当年就是这些“橙剂”的主要生产商,还有杜邦、陶氏等8家化工企业,共同为美军提供了7600万升“橙剂”,重量大约为8万吨。我国农民除草使用的农药“百草枯”,人误服十几毫升就能要命,想想这8万吨高浓度落叶剂铺天盖地洒下来是什么后果?

美军飞机将落叶剂重点洒向“两线一点”,“两线”指的是美军及南越政府军的补给运输线和越南人民军及游击队的补给运输线;“一点”指的是美军及南越政府军的据点,如阵地、营区、仓库等地。美军主要使用低空性能好的C-130型“大力神”运输机、CH-47型“支奴干”和UH-1型“休伊”直升机,在“两线一点”大规模喷洒“橙剂”。“橙剂”倾泻之处,页枯树死,寸草难生,一派荒凉。

  美军飞机除了采取传统的低空直接喷洒外,对树冠过厚的高大丛林还采取特殊的方法,即将36公斤“橙剂”和少量炸药放入油桶中制成“水炸弹”,一架“支奴干”可装载近40桶,从空中沿机上滑轨投向丛林,在树冠处引爆,这样可以有效清除上下层全部的树冠。

  现代战争的后方补给线就是“生命线”,历来是战场的焦点。越南人民军及游击队所需要的作战物资主要来自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通过漫长的“胡志明小道”由越南北方运送至南方,道路穿越山地密林,隐蔽性极好。美军的“生命线”承载的补给运输量更大,也是美军兵力机动的通道,但美军的车队在经过丛林地段时不断受到越南游击队的狙击或伏击,道路也不断遭到游击队人为破坏。因此,美军用“橙剂”在“两线一点”周边数百米清除植被,扫清视界与射界,使越军无法藏身,这一时收到了较好的成效,对越南人民军、游击队造成一定杀伤,“胡志明小道”也暴露在美军飞机目视攻击范围内而中断。但过不多久,新的“胡志明小道”又冒了出来。因为“胡志明小道”并非公路,而是无数条简易的林间小路,自行车、水牛甚至大象都是运输工具,为求隐蔽还借道老挝、柬埔寨的密林,这使美军无法及时并完全侦测到,自然也就无法全部予以阻断。另外,越南气候频繁的大雨,也一定程度上稀释了“橙剂”的毒杀效果。

  既然“橙剂”的效果是随着时间递减的,美军飞机就不断地反复喷洒,反正山姆大叔有钱,这种争夺交通线为主的“橙剂战”竟持续了7年之久,覆盖了越南南方超过10%的面积,遭到“橙剂”喷洒的村庄多达3181个,美军直到1971年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才停用。可任由美军狂洒多少“橙剂”,都无法改变越南战争注定失败的结局。

  美军使用落叶剂既没有赢得战争,也丢掉了良心

  国际社会早在1925年就达成日内瓦公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和其它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被视为不人道的战犯行为。从严格定义上讲,“橙剂”不属于化学武器,但美军在越南使用“橙剂”造成的恶果绝不亚于任何一次战争中实际使用化学武器造成的伤亡,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造成的伤害对象主要是大量的平民。

美军飞机喷洒“橙剂”时,躲闪不及的越南人如被直接喷洒在身上,轻则皮肤溃烂,重则失明或经皮肤吸收中毒身亡。当越南人知道“橙剂”的厉害后,凡听到美军飞机的轰鸣声音就赶紧躲避或向水边跑(一旦沾上可以跳到水里清洗)。“橙剂”不仅毁掉了大片丛林,还污染了越南人赖以生存的耕地、果园和江河饮用水源,而且这种污染范围广、毒性强、持续时间长,处在战争状态且贫困的越南人根本无法防护,受害者血液中的四氯代苯和二恶英的含量远远高于常人,其身体因此出现了各种病变。在“橙剂”使用地区有480万越南人成为“橙剂后遗症”受害者(其中50万是儿童),他们中有60万人因此而陆续丧命,大量的人终生残疾。更为严重的是,毒素改变了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据统计,在“橙剂”使用地区孩子出生缺陷率高达30%,有5万多儿童出生时就是畸形儿;此外,已婚妇女自发性流产率也高达30%以上。

  越战之后,人们在越南南方山区经常会看到一些满身溃烂的人或缺胳膊少腿的畸形儿,还有很多白痴儿童和天生盲童,这些人都是“橙剂”的受害者。由于“橙剂”的化学成分十分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它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

  美军在当时的情况下,一心只想着胜利,对大规模使用“橙剂”可能带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根本不予考虑,反正这里是异国他乡,打完仗美军拍屁股走人。可谁知美军中也陆续冒出近10万“橙剂后遗症”患者,这些越战老兵在回国后不同程度地发病,除较多的糖尿病外,他们所患的9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何杰金淋巴瘤、氯痤疮(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二恶英中毒得此症)、帕金森氏症等疾病。美国老兵自然不干了,1984年,经过漫长而艰辛的诉讼,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赔偿金。但美国政府、军方和这些公司都拒绝道歉,对越南“橙剂”受害者联合会的国际诉讼,更是不理不睬,一个子儿也不赔付。

  美军曾多次发生危及官兵生命和健康的“自伤事故”

  千万不要认为美军一切都是高大上,美军在许多可以预见的的情况下,依然不可思议地自摆乌龙:

二战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美军都曾大量使用非人道的凝固汽油燃烧弹,尤其是朝鲜战争,美军使用了约4万吨燃烧弹(主要为航弹和炮弹),对志愿军、朝鲜人民军及朝鲜民众造成极大的杀伤,毛岸英即牺牲于这种武器,而中朝联军却没有此种武器。这种燃烧弹爆炸时凝固汽油像猪油膏一样四处飞溅,粘到人身上如果用手去拍打越拍火越大,如果在地上滚动灭火会弄得全身是火,受害者会死得极其痛苦,即使不死,伤口也极易中毒感染,难保性命。因为燃烧弹中添加了一些有毒助燃剂,比如白磷、钙、钡等。掌握战场制空权的美军大量使用M-47型凝固汽油航弹,重约450公斤(内含100加仑膏状凝固汽油),杀伤半径50-70米。由于该弹杀伤威力大,在美军步兵攻防作战中,经常在自身散兵线50米外空投M-47,打急眼了甚至双方相距30米也敢使用,这虽然给志愿军及人民军造成整排整连的伤亡,但凝固汽油弹也造成美军前线步兵较高的自伤误伤率,伤亡达数千人之多。据美军驻东京某医院女兵露丝·撒切尔回忆:“病患都是从朝鲜战场的流动野战医院转来的。经常看到惨不忍睹的伤口,尤其是烧伤的,燃烧弹粘到身上深度烧伤的那种。我在理疗部门工作,那里很多伤员直到我第二年回国的时候还没能出院。”即便如此,美军照旧使用该弹,还乐此不疲,因为这玩意儿确实管用,自伤误伤只是副产品,可以忽略不计。

  凝固汽油弹爆炸瞬间。这种武器在1980年10月被联合国公约禁止和限制使用(主要是禁止对平民使用)。美国没有签署这一公约,美军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中仍然使用了大量的MK-77型凝固汽油弹,甚至在费卢杰巷战中也照用不误,殃及许多平民和民房。

  1945年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两地投下原子弹后,又连续进行了235次大气层内的核试验。美国这些核试验主要在中太平洋马绍尔群岛(由1200个岛礁组成,著名的比基尼岛在此)上进行,这些威力巨大的核爆炸产生的放射性散落物随风飘移数百公里,使群岛其他地区的许多土著人都出现了皮肤烧伤、头发脱落、恶心、呕吐等现象,甲状腺疾病和恶性肿瘤也成为当地的常见病。由于对核辐射危害估计不足以及防护措施不当,累计有100万参加核试验的美军官兵也不同程度地受到核污染伤害,许多人成为核辐射病严重患者甚至丧命,而且还殃及到他们的下一代。据对638名核辐射受害退伍军人的调查结果表明,核污染对受害者子女的健康带来严重影响,他们产生遗传性障碍和癌症的发病率分别达26%以上,骨障碍发病率也达20%以上。

  自1970年代起,美军研制并大量装备了贫铀穿甲弹,主要供各种作战飞机航炮和陆军火炮、坦克炮使用。贫铀穿甲弹有密度大、硬度强、自锐、高温等特性,其穿甲能力大大超过一般穿甲弹,炮弹本身只有极低计量的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不大。但贫铀穿甲弹爆炸后,在高温高压下能产生对人体造成伤害的核辐射,贫铀的半衰期比铀更长(长达42亿年),可形成持久的放射性核污染。美军在1991年海湾战争、1994年—1995年波黑战争、1999年科索沃战争、2001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都大量使用贫铀穿甲弹,总计使用超过100万枚。仅海湾战争中,美军使用贫铀穿甲弹就达80万枚。当时美国空军大出风头的“坦克杀手”A-10型“雷电”攻击机,就是使用30毫米7管加特林机炮发射贫铀穿甲弹,专门攻击装甲薄弱的坦克顶部,摧毁了伊拉克军队1000多辆T-72等各型坦克。但这些爆炸了的贫铀弹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已导致受污染地区居民癌症、心血管及神经系统疾病患者比战前增加了10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参战的美军及北约部队同样不能幸免,有证据表明贫铀弹是多国部队大量发生的“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真凶,有超过20万参战官兵出现核辐射病症状,很多人为此丧了命或饱受病痛折磨。

美军在1950年代还“发明”了一种更加匪夷所思的武器,幸好没有实战使用,这就是美制M-388核火箭筒,是冷战时期装备的最小的核武器。M-388使用W54核弹头(重约23公斤),可选择10吨或20吨当量的设定。核弹头可由两种口径火箭筒发射:120毫米的M28射程约2公里,155毫米的M29射程约4公里。M-388被称为20世纪“最愚蠢的武器”,因为此武器的杀伤范围大大超过它的射程,一旦使用后M-388火箭筒发射组成员将难以存活。美军的这一武器与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的作用无异,可见美军也够蛮狠的。

  美制M-388核火箭筒,主要用于欧洲战场对付苏联军队坦克集群进攻。发射组成员一般由3-4人组成,美国共制造了2100枚M-388,于1961年—1971年装备美国陆军。

  其实,一直以来美军的作战思想就是为了胜利可以使用任何非人道的武器,哪怕伤及自家人也在所不惜,这就能解释美国为何在许多禁止使用非人道武器的国际公约中都拒绝签字,也就能解释美军在朝鲜战场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因为美国和美军从来都不愿意自缚手脚,至于你们要讲什么人道主义国际公约,那都与我老美无关。

  美国军队的历史与老牌欧洲国家相比不算长,但近代以来其参与战争的场次在世界各国中首屈一指。美军打的仗几乎都是在境外发起的,每一仗都与开疆拓土、控制他国、攫取和保护海外利益等国家势力扩张联系在一起。因此,美军这些个仗不能白打,为取得胜利往往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为清除遮挡视线和射界的热带雨林,用飞机大规模喷洒剧毒落叶剂,除对越南人和自然环境造成持久的杀伤破坏,也对众多接触到落叶剂的美军官兵造成毒害,许多人战后身患绝症,实在是害人又害己,贻害无穷。而美军为了打赢罔顾一线官兵的生命和健康是有“传统”的,曾屡屡使用这种不计后果连自家人一起“坑”的战法。

  越南战争的败走麦城对美国的影响极其深刻:越战改变了冷战态势,美国由强势的一方转入守势,开始与中国改善关系,联合抗衡咄咄逼人的苏联。越战结束了美国二战后25年的经济繁荣,连年巨大的国防开支在1969年12月引发经济危机,直到1980年代初才恢复。越战严重撕裂了美国社会,加剧了种族与阶层矛盾,激发了民众大规模反战热潮。

  美军为何要破天荒地大规模实施落叶剂作战?

  要说美军也是打遍全球,参战无数,为何唯独在越南战场上大规模使用落叶剂?自有原因。1961年5月,美国军队以“特种作战”小规模介入越南战争;1964年8月,美军借制造“北部湾事件”全面介入越南战争,不断增兵的美军至1973年全面撤军,累计向越南派兵310万人。在整个越战中,美军消耗了800万吨弹药,是美军在二战期间消耗弹药数量的3倍;这场战争美国共花费了4000亿美元(1970年币值),相当于今天的6万多亿美元;美军付出死亡近6万人、伤30余万人的巨大代价……总之,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是出了血本,却最终没有赢得这场战争,这有多方面的因素(比如中国对越大力支援),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越南特殊的地形地貌。

  越南属亚热带与热带,一年只有旱季雨季之分,全国地势西高东低,境内四分之三为山地和高原,西部长山山脉绵延1千多公里纵横南北,东部沿海地区则遍布水网稻田,森林覆盖率超过50%,原始森林比比皆是。越南地形狭长,以北纬17度线划分南北方,整个越南公路稀少且标准低,北方正规的人民军借助山地丛林掩护,通过“胡志明小道”大规模越境到南方作战,伤亡大了再潜回北方休整。在南方属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武装力量也有二三十万之众,大多编成小规模游击队在密林深处和美军周旋作战。

  越南战争期间,美国陆军已实现机械化、自动化,美军还拥有世界第一的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相对装备劣势的越南人民军、游击队具有巨大全面的优势。可美军的装备优势到了越南却大打折扣,处处掣肘——美陆军所依赖的坦克、装甲车、重炮在崇山峻岭、水网稻田机动困难,尤其到了雨季几乎寸步难行;美军强大的空中优势在山地丛林受到极大制约,飞行员目视难以发现地面目标,空袭轰炸基本靠“蒙”。而越南人民军、游击队却将茂密的丛林当成“护身符”,与强大的美军展开非对称作战,以游击战、破袭战、地雷战、特种作战等频频杀伤和消耗敌人,使越南战场变成美国佬陷足的“泥潭”。

  正因为越南特殊的地形地貌极大制约了美军立体化作战能力和火力优势,美军伤亡惨重,在美国国内激起大规模反战运动,可谓内外交困。因此,美军将越南满眼的绿色植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之前美军也曾使用凝固汽油弹清除植被,但面对广袤丛林使用成本高、效率低。为取得战场主动,美军中的某些“神人”动起了歪脑筋,何不效仿美国大型农场飞机喷洒农药,于是就有了庞大的喷洒落叶剂的行动。这一行动代号为“牧场行动计划”,由美国空军主导实施。

  为扭转战场被动,美军在“两线一点”重点实施“落叶剂战法”

  落叶剂是一种工业合成液体,作用是杀死植物使其叶子掉光,其含有大量的有毒化学物质,其中有一种作用持久的剧毒物二恶英。越战期间美军使用的落叶剂,因其容器的标志条纹为橙色,故名“橙剂”(AgentOrange)。美国是强大的工业国家,大量生产“橙剂”不过是小菜一碟,如今在中国经营转基因种子的美国孟山都公司,当年就是这些“橙剂”的主要生产商,还有杜邦、陶氏等8家化工企业,共同为美军提供了7600万升“橙剂”,重量大约为8万吨。我国农民除草使用的农药“百草枯”,人误服十几毫升就能要命,想想这8万吨高浓度落叶剂铺天盖地洒下来是什么后果?

美军飞机将落叶剂重点洒向“两线一点”,“两线”指的是美军及南越政府军的补给运输线和越南人民军及游击队的补给运输线;“一点”指的是美军及南越政府军的据点,如阵地、营区、仓库等地。美军主要使用低空性能好的C-130型“大力神”运输机、CH-47型“支奴干”和UH-1型“休伊”直升机,在“两线一点”大规模喷洒“橙剂”。“橙剂”倾泻之处,页枯树死,寸草难生,一派荒凉。

  美军飞机除了采取传统的低空直接喷洒外,对树冠过厚的高大丛林还采取特殊的方法,即将36公斤“橙剂”和少量炸药放入油桶中制成“水炸弹”,一架“支奴干”可装载近40桶,从空中沿机上滑轨投向丛林,在树冠处引爆,这样可以有效清除上下层全部的树冠。

  现代战争的后方补给线就是“生命线”,历来是战场的焦点。越南人民军及游击队所需要的作战物资主要来自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通过漫长的“胡志明小道”由越南北方运送至南方,道路穿越山地密林,隐蔽性极好。美军的“生命线”承载的补给运输量更大,也是美军兵力机动的通道,但美军的车队在经过丛林地段时不断受到越南游击队的狙击或伏击,道路也不断遭到游击队人为破坏。因此,美军用“橙剂”在“两线一点”周边数百米清除植被,扫清视界与射界,使越军无法藏身,这一时收到了较好的成效,对越南人民军、游击队造成一定杀伤,“胡志明小道”也暴露在美军飞机目视攻击范围内而中断。但过不多久,新的“胡志明小道”又冒了出来。因为“胡志明小道”并非公路,而是无数条简易的林间小路,自行车、水牛甚至大象都是运输工具,为求隐蔽还借道老挝、柬埔寨的密林,这使美军无法及时并完全侦测到,自然也就无法全部予以阻断。另外,越南气候频繁的大雨,也一定程度上稀释了“橙剂”的毒杀效果。

  既然“橙剂”的效果是随着时间递减的,美军飞机就不断地反复喷洒,反正山姆大叔有钱,这种争夺交通线为主的“橙剂战”竟持续了7年之久,覆盖了越南南方超过10%的面积,遭到“橙剂”喷洒的村庄多达3181个,美军直到1971年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才停用。可任由美军狂洒多少“橙剂”,都无法改变越南战争注定失败的结局。

  美军使用落叶剂既没有赢得战争,也丢掉了良心

  国际社会早在1925年就达成日内瓦公约《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和其它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被视为不人道的战犯行为。从严格定义上讲,“橙剂”不属于化学武器,但美军在越南使用“橙剂”造成的恶果绝不亚于任何一次战争中实际使用化学武器造成的伤亡,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造成的伤害对象主要是大量的平民。

美军飞机喷洒“橙剂”时,躲闪不及的越南人如被直接喷洒在身上,轻则皮肤溃烂,重则失明或经皮肤吸收中毒身亡。当越南人知道“橙剂”的厉害后,凡听到美军飞机的轰鸣声音就赶紧躲避或向水边跑(一旦沾上可以跳到水里清洗)。“橙剂”不仅毁掉了大片丛林,还污染了越南人赖以生存的耕地、果园和江河饮用水源,而且这种污染范围广、毒性强、持续时间长,处在战争状态且贫困的越南人根本无法防护,受害者血液中的四氯代苯和二恶英的含量远远高于常人,其身体因此出现了各种病变。在“橙剂”使用地区有480万越南人成为“橙剂后遗症”受害者(其中50万是儿童),他们中有60万人因此而陆续丧命,大量的人终生残疾。更为严重的是,毒素改变了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据统计,在“橙剂”使用地区孩子出生缺陷率高达30%,有5万多儿童出生时就是畸形儿;此外,已婚妇女自发性流产率也高达30%以上。

  越战之后,人们在越南南方山区经常会看到一些满身溃烂的人或缺胳膊少腿的畸形儿,还有很多白痴儿童和天生盲童,这些人都是“橙剂”的受害者。由于“橙剂”的化学成分十分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它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

  美军在当时的情况下,一心只想着胜利,对大规模使用“橙剂”可能带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根本不予考虑,反正这里是异国他乡,打完仗美军拍屁股走人。可谁知美军中也陆续冒出近10万“橙剂后遗症”患者,这些越战老兵在回国后不同程度地发病,除较多的糖尿病外,他们所患的9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何杰金淋巴瘤、氯痤疮(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二恶英中毒得此症)、帕金森氏症等疾病。美国老兵自然不干了,1984年,经过漫长而艰辛的诉讼,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赔偿金。但美国政府、军方和这些公司都拒绝道歉,对越南“橙剂”受害者联合会的国际诉讼,更是不理不睬,一个子儿也不赔付。

  美军曾多次发生危及官兵生命和健康的“自伤事故”

  千万不要认为美军一切都是高大上,美军在许多可以预见的的情况下,依然不可思议地自摆乌龙:

二战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美军都曾大量使用非人道的凝固汽油燃烧弹,尤其是朝鲜战争,美军使用了约4万吨燃烧弹(主要为航弹和炮弹),对志愿军、朝鲜人民军及朝鲜民众造成极大的杀伤,毛岸英即牺牲于这种武器,而中朝联军却没有此种武器。这种燃烧弹爆炸时凝固汽油像猪油膏一样四处飞溅,粘到人身上如果用手去拍打越拍火越大,如果在地上滚动灭火会弄得全身是火,受害者会死得极其痛苦,即使不死,伤口也极易中毒感染,难保性命。因为燃烧弹中添加了一些有毒助燃剂,比如白磷、钙、钡等。掌握战场制空权的美军大量使用M-47型凝固汽油航弹,重约450公斤(内含100加仑膏状凝固汽油),杀伤半径50-70米。由于该弹杀伤威力大,在美军步兵攻防作战中,经常在自身散兵线50米外空投M-47,打急眼了甚至双方相距30米也敢使用,这虽然给志愿军及人民军造成整排整连的伤亡,但凝固汽油弹也造成美军前线步兵较高的自伤误伤率,伤亡达数千人之多。据美军驻东京某医院女兵露丝·撒切尔回忆:“病患都是从朝鲜战场的流动野战医院转来的。经常看到惨不忍睹的伤口,尤其是烧伤的,燃烧弹粘到身上深度烧伤的那种。我在理疗部门工作,那里很多伤员直到我第二年回国的时候还没能出院。”即便如此,美军照旧使用该弹,还乐此不疲,因为这玩意儿确实管用,自伤误伤只是副产品,可以忽略不计。

  凝固汽油弹爆炸瞬间。这种武器在1980年10月被联合国公约禁止和限制使用(主要是禁止对平民使用)。美国没有签署这一公约,美军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中仍然使用了大量的MK-77型凝固汽油弹,甚至在费卢杰巷战中也照用不误,殃及许多平民和民房。

  1945年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两地投下原子弹后,又连续进行了235次大气层内的核试验。美国这些核试验主要在中太平洋马绍尔群岛(由1200个岛礁组成,著名的比基尼岛在此)上进行,这些威力巨大的核爆炸产生的放射性散落物随风飘移数百公里,使群岛其他地区的许多土著人都出现了皮肤烧伤、头发脱落、恶心、呕吐等现象,甲状腺疾病和恶性肿瘤也成为当地的常见病。由于对核辐射危害估计不足以及防护措施不当,累计有100万参加核试验的美军官兵也不同程度地受到核污染伤害,许多人成为核辐射病严重患者甚至丧命,而且还殃及到他们的下一代。据对638名核辐射受害退伍军人的调查结果表明,核污染对受害者子女的健康带来严重影响,他们产生遗传性障碍和癌症的发病率分别达26%以上,骨障碍发病率也达20%以上。

  自1970年代起,美军研制并大量装备了贫铀穿甲弹,主要供各种作战飞机航炮和陆军火炮、坦克炮使用。贫铀穿甲弹有密度大、硬度强、自锐、高温等特性,其穿甲能力大大超过一般穿甲弹,炮弹本身只有极低计量的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不大。但贫铀穿甲弹爆炸后,在高温高压下能产生对人体造成伤害的核辐射,贫铀的半衰期比铀更长(长达42亿年),可形成持久的放射性核污染。美军在1991年海湾战争、1994年—1995年波黑战争、1999年科索沃战争、2001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都大量使用贫铀穿甲弹,总计使用超过100万枚。仅海湾战争中,美军使用贫铀穿甲弹就达80万枚。当时美国空军大出风头的“坦克杀手”A-10型“雷电”攻击机,就是使用30毫米7管加特林机炮发射贫铀穿甲弹,专门攻击装甲薄弱的坦克顶部,摧毁了伊拉克军队1000多辆T-72等各型坦克。但这些爆炸了的贫铀弹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已导致受污染地区居民癌症、心血管及神经系统疾病患者比战前增加了10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参战的美军及北约部队同样不能幸免,有证据表明贫铀弹是多国部队大量发生的“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真凶,有超过20万参战官兵出现核辐射病症状,很多人为此丧了命或饱受病痛折磨。

美军在1950年代还“发明”了一种更加匪夷所思的武器,幸好没有实战使用,这就是美制M-388核火箭筒,是冷战时期装备的最小的核武器。M-388使用W54核弹头(重约23公斤),可选择10吨或20吨当量的设定。核弹头可由两种口径火箭筒发射:120毫米的M28射程约2公里,155毫米的M29射程约4公里。M-388被称为20世纪“最愚蠢的武器”,因为此武器的杀伤范围大大超过它的射程,一旦使用后M-388火箭筒发射组成员将难以存活。美军的这一武器与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的作用无异,可见美军也够蛮狠的。

  美制M-388核火箭筒,主要用于欧洲战场对付苏联军队坦克集群进攻。发射组成员一般由3-4人组成,美国共制造了2100枚M-388,于1961年—1971年装备美国陆军。

  其实,一直以来美军的作战思想就是为了胜利可以使用任何非人道的武器,哪怕伤及自家人也在所不惜,这就能解释美国为何在许多禁止使用非人道武器的国际公约中都拒绝签字,也就能解释美军在朝鲜战场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因为美国和美军从来都不愿意自缚手脚,至于你们要讲什么人道主义国际公约,那都与我老美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