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考古发现慈禧太后遗体出土时的景象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同治5年,咸丰帝的定陵完工。按清制,他的两位皇后慈安、慈禧的陵墓只可在定陵附近选址,并只能建一座皇后陵。当时便定下给两位皇太后建一座陵,棺椁并排奉安。慈禧看了奏折很生气:“哪个陵里葬两个太后,连妃园寝的

同治5年,咸丰帝的定陵完工。按清制,他的两位皇后慈安、慈禧的陵墓只可在定陵附近选址,并只能建一座皇后陵。当时便定下给两位皇太后建一座陵,棺椁并排奉安。慈禧看了奏折很生气:“哪个陵里葬两个太后,连妃园寝的妃子还都各自为券,这不是明着欺负我们姐妹?”承修大臣们只好提出,仿照双妃园寝的样式,在陵的后院东西并排各建宝城、宝顶、下建地宫。

“老佛爷”慈禧不仅在生前有许多奇特的经历,而且在她死后还有更令人难以置信的遭遇:慈禧的遗体在长达76年的时间里,先后三次殓入同一口棺内,遗体至今仍保存完整。


\

第一次入棺:1908年死后第二天慈禧被殓入棺

飞扬跋扈,一改再改陵制

太后慈禧出土的恐怖景象,当年的风光已经不再,死后不过是一堆黄土。

不料,慈禧逼问道:“我们是两个太妃吗?谁说我们就不配一人建一陵?”这是再次打破陵制,但谁敢不听?于是,同治12年三月初九清明节,18岁的同治前往定陵,为咸丰帝行敷士礼和大飨礼后,来到附近的平顶山和菩陀山验看风水。15日,将平顶山改名“普祥峪”,为慈安万年吉地;菩陀山改“菩陀峪”,为慈禧的万年吉地。双陵于当年8月同时动工,于光绪5年6月同时完工,耗时6年,耗银500多万两。

  魏丑夫,战国时期秦宣太后的男宠。生卒年不详。

  食色,性也。这本是一个很明显也很正常的事情。男人见了美女总爱多看几眼,女人见了帅哥也难免怦然心动。男人爱看时装表演,你以为是真的欣赏服装?女人爱看篮球比赛,你以为是真的喜欢篮球?错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网络配图

  秦宣太后是秦惠王之后、昭襄王之母。惠王死得早,深宫寂寞,民风剽悍,还没有那么多的纲常礼法,后宫的年轻皇后寻找个感情替补倒也无可厚非。纵然英明神武如秦王嬴政也只能对自己母后的私生活听之任之,所以昭襄王对于自己母后跟魏丑夫的“恋情”,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史书的记载看,宣太后是爱着魏丑夫的。魏丑夫是魏国人,属于外来的“和尚”,或许他对于太后的感情有那么点虚假的成分,毕竟得到太后的庇护会捞到一些好处和政治资本。宣太后的感情却是真实的。因为作为政治婚姻,侍候君王,总是多少带一些虚情假意。很难说惠王是太后的真爱,但是魏丑夫就不一样了,太后在他的身上完全可以找到真爱的感觉。当一个女人全身心地付出,爱一个男人的时候,很可爱,但是有时候也很疯狂。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后来宣太后病重,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就拟下遗命,准备让魏丑夫成为殉葬之人。魏丑夫听到这个消息吓得两股战战,冷汗淋漓,也许后悔自己不该为了荣华富贵而葬送了性命。谁能救自己呢?也许只有昭襄王,但是自己做了这么长时间昭襄王“隐形的后爹”,他对自己会有好印象吗?于是,魏丑夫惶惶不可终日。一般来说,男人很少有为情自杀的,女人倒是很多,这一点男人不如女人,致敬!

  幸亏有庸芮出面为魏丑夫游说宣太后:“太后您认为人死后还会知晓人间的事情吗? 太后也是通达事理之人,知道人死如灯灭的道理:“当然不会知道。”世间的事情,到临死了还看不透吗? 庸芮于是穷追猛打:“太后圣明!既然死后没有知觉,又何必将自己生前所爱殉葬于自己毫无知觉的躯体旁呢?又假如即便人死而有知,那么先王对太后的积怨已经很深了,太后恐怕自救赎罪都来不及,又怎能顾得上亲近魏丑夫呢?”

  太后认为庸芮说得确实有道理,于是就打消了让魏丑夫陪葬的念头。

  看来,太后让魏丑夫陪葬,不是单纯占有,而是确实有爱。庸芮说的“人死不知生前事”让宣太后觉得爱一个人不是毁灭他,而是要他好好地活着。另外一个层面,也是一个死去的人挽救了活人,那就是去世的惠王。如果太后让自己的情夫殉葬,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从人间带到阴间,估计惠王真的能气活过来。庸芮的言辞之妙,切入之巧,令人回味。当然,也幸亏太后通达悟理,从善如流,假如太后执意不肯改变主意,试问,谁又能救得了魏丑夫?


  魏丑夫,战国时期秦宣太后的男宠。生卒年不详。

  食色,性也。这本是一个很明显也很正常的事情。男人见了美女总爱多看几眼,女人见了帅哥也难免怦然心动。男人爱看时装表演,你以为是真的欣赏服装?女人爱看篮球比赛,你以为是真的喜欢篮球?错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网络配图

  秦宣太后是秦惠王之后、昭襄王之母。惠王死得早,深宫寂寞,民风剽悍,还没有那么多的纲常礼法,后宫的年轻皇后寻找个感情替补倒也无可厚非。纵然英明神武如秦王嬴政也只能对自己母后的私生活听之任之,所以昭襄王对于自己母后跟魏丑夫的“恋情”,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史书的记载看,宣太后是爱着魏丑夫的。魏丑夫是魏国人,属于外来的“和尚”,或许他对于太后的感情有那么点虚假的成分,毕竟得到太后的庇护会捞到一些好处和政治资本。宣太后的感情却是真实的。因为作为政治婚姻,侍候君王,总是多少带一些虚情假意。很难说惠王是太后的真爱,但是魏丑夫就不一样了,太后在他的身上完全可以找到真爱的感觉。当一个女人全身心地付出,爱一个男人的时候,很可爱,但是有时候也很疯狂。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后来宣太后病重,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就拟下遗命,准备让魏丑夫成为殉葬之人。魏丑夫听到这个消息吓得两股战战,冷汗淋漓,也许后悔自己不该为了荣华富贵而葬送了性命。谁能救自己呢?也许只有昭襄王,但是自己做了这么长时间昭襄王“隐形的后爹”,他对自己会有好印象吗?于是,魏丑夫惶惶不可终日。一般来说,男人很少有为情自杀的,女人倒是很多,这一点男人不如女人,致敬!

  幸亏有庸芮出面为魏丑夫游说宣太后:“太后您认为人死后还会知晓人间的事情吗? 太后也是通达事理之人,知道人死如灯灭的道理:“当然不会知道。”世间的事情,到临死了还看不透吗? 庸芮于是穷追猛打:“太后圣明!既然死后没有知觉,又何必将自己生前所爱殉葬于自己毫无知觉的躯体旁呢?又假如即便人死而有知,那么先王对太后的积怨已经很深了,太后恐怕自救赎罪都来不及,又怎能顾得上亲近魏丑夫呢?”

  太后认为庸芮说得确实有道理,于是就打消了让魏丑夫陪葬的念头。

  看来,太后让魏丑夫陪葬,不是单纯占有,而是确实有爱。庸芮说的“人死不知生前事”让宣太后觉得爱一个人不是毁灭他,而是要他好好地活着。另外一个层面,也是一个死去的人挽救了活人,那就是去世的惠王。如果太后让自己的情夫殉葬,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从人间带到阴间,估计惠王真的能气活过来。庸芮的言辞之妙,切入之巧,令人回味。当然,也幸亏太后通达悟理,从善如流,假如太后执意不肯改变主意,试问,谁又能救得了魏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