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趣动物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惊世骇俗的"猪人"图片 人与猪的杂交怪物?(组图)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世界无奇不有,竟有猪人!是不是人与猪的杂交怪物?因为这些图!还出现了各类猪人的谣传事件:有个叫林艺聪的采药人在骑虎岩的山林里

看了艺术家patricia piccinini的这组雕塑照片‚‚非常震惊‚非常炸眼。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恶心‚可这绝对是空前未有的艺术视角‚对于作品的逼真性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给人无尽的想象空间。看来活灵活现雕塑被网友恶作剧称为"猪人”的这些作品‚其实真正的名称是"theyoungfamily”‚出现在patriciapiccinini在2003年于威尼斯双年展的澳大利亚国家馆所展出展出得"wearefamily”系列里。同一系列‚2004年也于日本hara当代美术馆展出过。


\

patricia piccinini的创作一直有一个中心思维 :人 / 科技 / 自然的演近与关系的想像。是以雕塑作品的形式探讨生物基因研究与人类的关系。未来‚人与自然这个大家庭的組合会产生怎样的景象呢?自然的演化过程在人类的基因工程学的介入之下又会有怎样的变化?是"好”还是"不好"?这不就是基因工程的伦理讨论所激烈交锋的关键所在吗?piccinini的作品‚并沒有很強的批判色彩‚就其作品主题来看‚we are family‚这是一个必然的前提。我们无法关起门来视而不见当代今科技的发展趋势。只是在拿到了上帝的权杖之后‚人类所背负的重担及其


\

  1927年,白俄报纸《俄国时代》刊登一则消息,说伊万诺夫教授试图在苏联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进行人猿杂交实验。这则新闻曾轰动一时。几十年过去了,科学家们看到了一些过去属于保密的档案文件,对那条老新闻又有了新的不同看法。俄罗斯《真理报》对此进行了报道。人猿杂交闹剧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和猿能否杂交绝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由于遭受屈辱的大自然在拼命反抗暴虐着,科学狂人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其中最大的障碍便是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

  人与猿之间的关系 秘密实验

  杰出的比利时科学家、穴居动物学的奠基人贝尔纳。埃威尔曼斯曾写过一本叫《是冰冻了,还是尼安德特人还活着?》的书,里面说有个值得信赖的女记者曾给他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说1952-1953年曾在朋友那里见过一个从西伯利亚集中营逃跑出来的俄罗斯医生,医生说自己是因为抗命而被捕,当时曾要他用大猩猩的精液给蒙古族女人授精来的。

  实验是在集中营管理总局的医院里进行。这样一来,俄罗斯人便获得了一种人猿人种。它们身高1.8米,浑身长毛,在盐矿上干活,力大无穷,干活不用休息,还比人长得快,所以很快就能干活,惟一的缺憾就是不能生育。 档案文件

  从档案文件中看到了什么从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找到了生物学家和畜牧业专家伊万诺夫教授起草的一份仅存文件,这是一份于1929年5月19日成立的隶属于苏联人民委员会科学部的一个委员会的决议草案。为了保证伊万诺夫对类人猿进行种间杂交能顺利进行,决议中规定:

  1.伊万诺夫在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所进行的杂交实验既在猿猴的不同种属之间进行,也在猿和人之间进行;

  2.根据委员会的意见,用类人猿的精液对女人进行人工授精必须经当事人画押同意后方能进行,而且实验期间须对当事人进行隔离;

  3.须对实验采取一切防范措施,当事人在隔离期间不得接受自然受精;

  4.应尽量多找一些妇女参加,至少不能少于5人。 相关实验

  通过上面所述,人们就自然会想,由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育出的人猿和老是捕捉不住的"雪人"同出自一个实验室。 虽说科学界还不承认存在残遗雪人之说,但在世界各地没少看见它们,很可能人猿杂交的实验也不仅仅在苏联进行。

  若干年前,在意大利文季米利亚市附近的格里马尔迪丛林中发现一种大猩猩身子和人脸的高大体型的丑八怪。在意大利城市因佩里亚出版的报纸《里维埃拉》刊登了对两个自称见过怪物的年青人的访谈录。他们中的一个说,庞然大怪物身高2米,人脸猿猴身,脖子粗短,毛发蓬乱的头,四肢都长有毛,脸上布满皱纹。另一个年青人是个女大学生,她也说在那一带见过类似的动物。

  《里维埃拉》还指出,上个世纪上半叶有个名叫阿布拉莫维奇。沃罗诺夫的俄罗斯著名内分泌学家和外科实验家在格里马尔迪工作。他住在一个由他本人组建、名为"猿猴城堡"的专门中心里,在里面进行具有革新意义的实验。这个动物繁殖中心可以同时养100头动物。科学家试图通过实验发现能放慢衰老过程的遗传学公式,他的另一个科研课题是找到借助从雄性大猩猩身上提取的精质来提高男人潜力的途径。

  沃罗诺夫教授还进行过移植器官的试验,他发表了若干很有分量的论文,《论从猿猴身上向人身上移植性细胞》便是其中之一。很有可能是教授的试验取得了成功,所以他育出的那些兽人杂种今天才得以在格里马尔迪丛林中游荡,把当地居民吓得都不敢出门。 沃罗诺夫在格里马尔迪用猿猴进行试验的事实也有档案可查。

  劳改营管理总局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谈我们的主人公伊万诺夫教授。他当时认为,为了认真地搞好这项实验,很有必要到非洲去进行一次考察,因为那里猿猴多,那里的女人也富有激情。

  教授向政府报告了他的想法,要求上面拨款。 结果国家在全面集体化的困难年代拨给他291912美元,同意他到几内亚去走一趟。

  教授原想在非洲用黑猩猩的精液给土著女性授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当地妇女无论给多少钱也不愿同猿猴杂交。

  伊万诺夫的计划落了空,但他并不灰心,同一个医生谈妥在当地一家医院进行类似的实验。甚至省长好像也不反对他进行这样的实验,只是一再强调需取得当事人的同意。但是黑人妇女坚决不同意怀上杂种,这又一次让教授的希望破灭。 世界万物,存在既有他存在的道理,人为地去改变大自然是不可取的,人猿杂交无论是对自然界、类人猿和人都是不尊重!

  1927年,白俄报纸《俄国时代》刊登一则消息,说伊万诺夫教授试图在苏联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进行人猿杂交实验。这则新闻曾轰动一时。几十年过去了,科学家们看到了一些过去属于保密的档案文件,对那条老新闻又有了新的不同看法。俄罗斯《真理报》对此进行了报道。人猿杂交闹剧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和猿能否杂交绝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由于遭受屈辱的大自然在拼命反抗暴虐着,科学狂人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其中最大的障碍便是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

  人与猿之间的关系 秘密实验

  杰出的比利时科学家、穴居动物学的奠基人贝尔纳。埃威尔曼斯曾写过一本叫《是冰冻了,还是尼安德特人还活着?》的书,里面说有个值得信赖的女记者曾给他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说1952-1953年曾在朋友那里见过一个从西伯利亚集中营逃跑出来的俄罗斯医生,医生说自己是因为抗命而被捕,当时曾要他用大猩猩的精液给蒙古族女人授精来的。

  实验是在集中营管理总局的医院里进行。这样一来,俄罗斯人便获得了一种人猿人种。它们身高1.8米,浑身长毛,在盐矿上干活,力大无穷,干活不用休息,还比人长得快,所以很快就能干活,惟一的缺憾就是不能生育。 档案文件

  从档案文件中看到了什么从俄罗斯联邦国家档案馆找到了生物学家和畜牧业专家伊万诺夫教授起草的一份仅存文件,这是一份于1929年5月19日成立的隶属于苏联人民委员会科学部的一个委员会的决议草案。为了保证伊万诺夫对类人猿进行种间杂交能顺利进行,决议中规定:

  1.伊万诺夫在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所进行的杂交实验既在猿猴的不同种属之间进行,也在猿和人之间进行;

  2.根据委员会的意见,用类人猿的精液对女人进行人工授精必须经当事人画押同意后方能进行,而且实验期间须对当事人进行隔离;

  3.须对实验采取一切防范措施,当事人在隔离期间不得接受自然受精;

  4.应尽量多找一些妇女参加,至少不能少于5人。 相关实验

  通过上面所述,人们就自然会想,由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育出的人猿和老是捕捉不住的"雪人"同出自一个实验室。 虽说科学界还不承认存在残遗雪人之说,但在世界各地没少看见它们,很可能人猿杂交的实验也不仅仅在苏联进行。

  若干年前,在意大利文季米利亚市附近的格里马尔迪丛林中发现一种大猩猩身子和人脸的高大体型的丑八怪。在意大利城市因佩里亚出版的报纸《里维埃拉》刊登了对两个自称见过怪物的年青人的访谈录。他们中的一个说,庞然大怪物身高2米,人脸猿猴身,脖子粗短,毛发蓬乱的头,四肢都长有毛,脸上布满皱纹。另一个年青人是个女大学生,她也说在那一带见过类似的动物。

  《里维埃拉》还指出,上个世纪上半叶有个名叫阿布拉莫维奇。沃罗诺夫的俄罗斯著名内分泌学家和外科实验家在格里马尔迪工作。他住在一个由他本人组建、名为"猿猴城堡"的专门中心里,在里面进行具有革新意义的实验。这个动物繁殖中心可以同时养100头动物。科学家试图通过实验发现能放慢衰老过程的遗传学公式,他的另一个科研课题是找到借助从雄性大猩猩身上提取的精质来提高男人潜力的途径。

  沃罗诺夫教授还进行过移植器官的试验,他发表了若干很有分量的论文,《论从猿猴身上向人身上移植性细胞》便是其中之一。很有可能是教授的试验取得了成功,所以他育出的那些兽人杂种今天才得以在格里马尔迪丛林中游荡,把当地居民吓得都不敢出门。 沃罗诺夫在格里马尔迪用猿猴进行试验的事实也有档案可查。

  劳改营管理总局都干了些什么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谈我们的主人公伊万诺夫教授。他当时认为,为了认真地搞好这项实验,很有必要到非洲去进行一次考察,因为那里猿猴多,那里的女人也富有激情。

  教授向政府报告了他的想法,要求上面拨款。 结果国家在全面集体化的困难年代拨给他291912美元,同意他到几内亚去走一趟。

  教授原想在非洲用黑猩猩的精液给土著女性授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当地妇女无论给多少钱也不愿同猿猴杂交。

  伊万诺夫的计划落了空,但他并不灰心,同一个医生谈妥在当地一家医院进行类似的实验。甚至省长好像也不反对他进行这样的实验,只是一再强调需取得当事人的同意。但是黑人妇女坚决不同意怀上杂种,这又一次让教授的希望破灭。 世界万物,存在既有他存在的道理,人为地去改变大自然是不可取的,人猿杂交无论是对自然界、类人猿和人都是不尊重!